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登录

用户名 *
密码 *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创建帐号

(*) 为必填项
姓名 *
用户名 *
密码 *
确认密码 *
Email *
确认 email *

近期资讯

精彩回顾 | 汇游徐家汇《神游趣谈徐汇源》

百年土山湾、百年天主堂、百年天文台、百年藏书楼、百年大牌楼、百年典籍、百年名校、百年电影、百年音乐……这些珍贵的历史人文遗存,交融分布在上海中心城区绚丽的明珠——徐家汇,见证了中国“最早看西方”的文明进程,也展现了上海徐家汇人文集聚、史迹荟萃、商贸繁荣、交通和畅的魅力。

与海派文化相识相逢,和经典时尚相依相伴!每月的最后一个周六,让我们身处徐家汇源的大气场中,共同见证一座伟大城市的历史,圆一次领略徐家汇美丽风情的观光梦,走一回探究海派文化策源地的寻源道,结一个让经典与时尚相交融的海尚缘。

11月25日下午,又到了“汇游徐家汇”的例行活动时间,复旦大学档案馆馆长沈文忠和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李平出席了讲坛,为在座的游客介绍了徐家汇的悠久历史与文化内涵。讲坛结束后,李平还带领游客前去圣母院旧址游览,做出精彩的文化解读,并为有兴趣的游客规划更详细的徐家汇游览路线。

 

李平(左1),文学博士,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戏剧家协会会员。

沈文忠(左2),历史文化学者,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 2008年任复旦大学档案馆馆长,上海市档案学会高校档案专业委员会理事长。2009年起,历任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成员、秘书长、专职副主席。

 

活动从讲述徐家汇的名称来历开始。徐家汇的形成可上溯至明代。晚明著名科学家徐光启曾在此建农庄别业,从事农业实验并著书立说,逝世后即安葬于此,其后裔在此繁衍生息,初名“徐家厍”,后渐成集镇。其地处蒲汇塘、肇嘉浜和李漎泾三水汇合处,又因徐氏家族汇居于此,便在清康熙年间得名徐家汇。

1847年以来的一百余年间,徐家汇在历史风雨中不断发展和完善,逐渐形成了功能颇为齐全的宗教机构及其建筑群(徐家汇天主教堂、徐家汇观象台、徐家汇藏书楼、崇德女校等),成为耶稣会在中国江南最大的天主教教堂区,被誉为 “远东梵蒂冈”。

梵蒂冈拉丁语中意为“先知之地”,徐家汇在当时也是最先接收科学文化的地区。长期以来,徐家汇一直承担着上海经济、文化等方面的领头羊角色,历史上的徐家汇是近代西方文化对外传播的辐射点,也是上海近代化过程中的文化重地。

小编特别为大家搜罗了一些珍贵的老照片,一起来回顾徐家汇发展的历程吧!

▲贝当路台司德郎路(广元路)远望徐家汇天主堂

▲1930年代徐家汇航拍图

▲1948年时,徐家汇还是一个镇,是上海市区的边缘

▲1979年徐家汇航拍图,徐家汇早已不是市区的边缘

▲80年代的徐家汇,马路交汇处还有一个绿岛

▲现在的徐家汇

徐家汇是上海天主教的发源地,这与徐光启也有所关联。“一直到1994年我们都只强调徐光启是一个科学家,但既不讲他是封建时代的大官,也不提他的天主教信徒身份。其实徐光启是中国最早皈依天主教的信徒。”李平说。
徐光启官高至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死后却什么都没留下,是一位勤俭廉政、两袖清风的好官。沈文忠推测,这或许正出于徐光启的宗教信仰,因为天主教教义要求教徒要绝财、绝色、绝意,杜绝心中的贪念。

 

徐光启纪念馆

地址:南丹路17号,光启公园内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6:30

票价:免费

 

说到近代上海,就不得不提起租界。在近代历史上,上海的外国租界开辟最早,存在时间最长,面积最大,管理机构最庞大,发展也最为充分,对上海和周边地区的近现代历史都产生了深远影响。然而徐家汇并不属于租界,而是与租界遥遥相望。

①1932年徐家汇地图

②1948年徐家汇地图

③徐家汇如今的地图

 

李平介绍说,上海法租界的历史其实较短,它的建立比耶稣会来到徐家汇要更晚。法租界的面积相对较小,并且真正居住在法租界的法国人并不多。“其实来上海的法国人很多都是神职人员,相当一部分来到了徐家汇。”李平说。
徐家汇与租界遥遥相望的关系取决于它的宗教属性。李平说,相较租界在商业、地产、服务业、建筑、经济贸易等方面对上海发展的影响,徐家汇的存在则更偏重于精神作用。“当然也不完全是精神上的,徐家汇不是一个真空之地,它受到法国政府、法国驻上海领事馆,甚至法国军队的影响。”说到这里李平举了个例子:肇嘉浜路原本的位置比现在更偏西,1860年法国军队将肇嘉浜往东改造,挪出位置让教会建造更多建筑,并腾出一块供法国军队使用的空地。

李平与沈文忠在“汇游徐家汇”活动现场

接下来,李平对徐家汇的宗教历史建筑进行了系统的介绍。肇嘉浜贯穿徐家汇,以此为中心可将徐家汇分为东西两岸。徐家汇的很多历史遗迹都在西岸,那里有耶稣会最早创办的一系列宗教机构和设施。这些机构包括孤儿院,以及徐汇公学这样的教育机构,还有博物馆、天文台等等。西岸是男性天主教徒主要的活动场所,比如徐汇公学就是男校,土山湾孤儿院收的也都是男性孤儿,去大教堂礼拜的也都是男性;东岸则是修女会的活动范畴,因而建造了很多女校以及圣母院。“圣母院当年占地有6000多平方米,据说比土山湾孤儿院还要大。”李平说,“当时资料中的形容是‘占地百亩,二桥横空,两水盈盈,女墙之内,崇楼杰阁,不知东西’,可见其规模之大。”
如此庞大的圣母院,在战争和自然灾害频发的年代也成了很多孩子的庇护所。据《圣经报》民国33年5月统计,徐家汇圣母院的育婴堂曾经收过的孩子不下八万人。大部分女婴在圣母院中都得到了抚养,一些残疾女孩会终生留在修女院中,由修女帮助她们生活。


20世纪30年代徐家汇圣母院

 

讲坛结束后,游客前往圣母院旧址参观

  

圣母院旧址

地址:漕溪北路201号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日 10:00-11:00,14:00-16:30

门票:免费

而男孩在土山湾孤儿院也得到了照料。土山湾孤儿院为孩子们提供两年制的小学教育以及两年半的半工半读,所谓“养之育之,教之以手工技术”。土山湾孤儿院的职业教育非常先进,分为印刷部、绘画部、木器部、发行部、铜器部等五部,各种技能培训一应俱全,且其生产的东西远销海外。“他们制造的牌楼等参加了好多次世界博览会,产品中西合璧,很具有开放精神。”李平说。
此外,土山湾孤儿院的孩子们生活也很丰富,有自己的乐队和足球比赛。“他们的生活都由民间捐款支持,生活并不奢侈,而是很清苦。”这样的环境不仅为孤儿们打造了一个温馨的家,也培养了很多人才,比如著名艺术家张充仁就出身于土山湾孤儿院。

 

土山湾博物馆

地址:蒲汇塘路55号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9:00-16:30

门票:免费

李平强调,天主教耶稣会在徐家汇留下的痕迹是一段抹不去的历史,然而它所带来的影响并不仅限于宗教。耶稣会是一个提倡改革、重视文化、教育与科技的修会,当他们来到中国时,除了传教,也对上海的科技、教育、艺术和建筑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徐家汇的耶稣会带来了天文台,徐汇中学的教育,以及慈善事业,还有最早把西方的油画艺术传到中国的土山湾博物馆,都引领了上海以后的发展。”李平说,“何为海派精神?就是海纳百川、理性与中西贯通的精神。从这个角度来看,徐家汇引领了上海的现代化和现代性。”
对此沈文忠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外国传教士眼里,办学校、办医院,传播自然科学是他们传播福音的最好方式,但客观上这也对上海城市的发展和进步起到了作用。“上海是近代百年中国的工业中心,经济中心,商业中心,行业中心、信息中心、文化中心,这么多‘中心’,其地位是怎么来的?毫无疑问是中西方文化交融的结果,没有西方文化进入,没有中西文化融合,就不会有近代的大都市,也不会有近代上海是整个国家的工业经济文化中心的历史地位。”沈文忠说。
“汇游徐家汇”活动已举办数次,而近期有关徐家汇的主题活动也不止这一场,可见上海的文化旅游界中,已然掀起了一阵“徐家汇热”。对此李平认为,徐家汇凝聚了上海的人文精粹,它是上海最具有文化和历史底蕴的地方。“若有外国人、外地人来上海,没有到过徐家汇,可以说他们没来过上海。”沈文忠说,一个城市的精神与文化地域是存在关系的,即一定的文化地域能形成特定的城市精神。

海派文化策源地

The Cradle of Shanghai-style Culture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